AI熱潮不減,科技巨頭開搶全球頂尖人才

發布時間:2019-11-11 11:00    來源:零壹財經
 

關鍵詞:AI

摘要:10月19日,小米集團宣布,AI語音識別大牛Daniel Povey正式加入小米。而在9月份,世界級科學家、計算機和大數據理論領域專家Jeffrey Vitte也宣布加入百度研究院顧問委員會。兩位科學“大拿”的相繼加入,成為國內科技巨頭全球招攬AI頂尖人才的又一例證。

  10月19日,小米集團宣布,AI語音識別大牛Daniel Povey正式加入小米。而在9月份,世界級科學家、計算機和大數據理論領域專家Jeffrey Vitte也宣布加入百度研究院顧問委員會。兩位科學“大拿”的相繼加入,成為國內科技巨頭全球招攬AI頂尖人才的又一例證。

  近年來,隨著人工智能熱度不斷高漲,作為AI發展的重要引擎,AI頂尖人才成為全球科技巨頭與AI創業公司眼中的“香餑餑”,國內互聯網公司、科技企業也求賢若渴,使出渾身解數在全球搶奪尖端人才,一場AI人才爭奪戰正在進行。

  BAT打響海外搶人大戰

  BAT的AI人才爭奪戰其實早已打響,主戰場就在海外,微軟、谷歌、IBM等科技巨頭的AI人才、學術界“大拿”也成為其主要搶奪目標。

  早在2010年,百度就將前谷歌中國工程研究院副院長王勁收入麾下,拉開了百度AI頂尖人才爭奪序幕。2011年,百度在美國硅谷設立研發中心,將招募高端人才作為初期目標之一,緊盯微軟、谷歌等科技巨頭AI人才。

  2013年,百度深度學習實驗室(IDL,后與大數據實驗室、硅谷人工智能實驗室一起組建成為百度研究院)成立,并于2014年發布“少帥計劃”,在全球范圍內吸引更多的AI優秀人才。

  “少帥計劃”給出的條件可謂十分誘人:提供T9甚至T10職級,年薪百萬元人民幣起步,上不封頂,并制定了導師計劃,導師團隊中不乏余凱、張潼、徐偉、吳韌等世界級科學家。極具吸引力的條件也幫助百度招攬了顧嘉唯、李磊等AI人才。

  隨后,在2014年5月,AI領域重量級人物吳恩達加入百度,擔任百度公司首席科學家,負責百度研究院的領導工作,尤其是百度大腦計劃,而利用吳恩達的影響力,百度在美國又迅速招攬了一批高端人才。此時的百度研究院可謂人才鼎盛。

  同年9月,阿里在硅谷宣布成立iDST(數據科學與技術研究院)。iDST之于阿里,就如同IDL之于百度,借助于漆遠、金榕、涂子沛等頂尖科學家的號召力,iDST吸引了多位高級科學家陸續加入,科學團隊分布于西雅圖、硅谷、北京、杭州等地。其后,在2016年7月和2017年6月,iDST也分別迎來了微軟亞洲研究院華先勝、亞馬遜資深主任科學家任小楓的加入。

  2017年3月,阿里啟動“NASA計劃”,提出面向未來20年組建強大的獨立研發部門。而達摩院就是承載“NASA計劃”的實體組織。2017年10月,阿里全球研究院——達摩院成立,并向全球頂尖人才發出邀約。

  達摩院的成立吸納了一大批全球知名科學家,僅在2018 年上半年,就有近二十位海外知名科學家加入達摩院,其中不乏來自Facebook、IBM等科技巨頭的AI人才。阿里再次迎來了AI頂尖人才涌入的高峰期。

  相對于百度、阿里,騰訊的搶人大戰就晚了許多。2016年,騰訊低調成立AI lab;2017年至今,原百度研究院副院長張潼、原微軟研究院AI界大牛級人物俞棟、曾任IBM沃森研究中心研究科學家的劉威相繼加入AI Lab,香港中文大學終身教授賈佳亞加入騰訊優圖實驗室。為了更好地招攬海外人才,2017年5月,騰訊還成立美國西雅圖AI實驗室,直接把實驗室設在了微軟總部西雅圖。

  除了BAT之外,滴滴、京東、今日頭條等公司也在到處挖角,但從總體來看,國內科技巨頭們的海外挖角目的地主要集中美國硅谷與西雅圖,并以華人為主,微軟更是向中國輸出了大量的AI頂尖人才。

  創業大軍瞄準國內外科技巨頭

  伴隨人工智能的資本熱,AI創業公司如雨后春筍般出現,它們對人才的渴求也并不亞于BAT。

  由于BAT位于國內AI人才隊伍建設的第一梯隊,因此AI創業公司們不僅瞄準微軟等國外科技巨頭,還瞄準了BAT等國內巨頭們。

  僅以計算機視覺初創企業曠視科技和智能語音初創企業思必馳為例,2016年,曠視挖角微軟亞研院首席研究員孫劍,擔任曠視首席科學家、研究院院長。2017年7月,阿里iDST語音團隊負責人初敏從工作了8年的阿里離開,并于8月正式加入思必馳。兩大挖角事件可以說是AI創業公司加入搶人大戰的縮影。

  除了被挖角之外,更多的AI大牛們則是在離開微軟、BAT等科技巨頭后,直接加入創業大軍,尤其是從百度出走的AI大牛們,絕大部分也都選擇了創業。而這些AI大牛們所創辦的創業公司已經覆蓋了自動駕駛、計算機視覺、智能語音、機器學習、智能醫療等細分賽道。

  表1:從巨頭公司出走的部分AI大牛們所創辦的AI創業公司

  

 

  資料來源:公開資料,零壹智庫

  爭奪戰背后:國內頂尖人才數量遠不及美國

  AI人才搶奪之激烈可以映射出國內AI人才尤其是頂尖人才的稀缺。

  AI人才的稀缺問題在國內一直存在。早在2016年,工信部教育考試中心副主任周明就曾透露過,中國人工智能人才缺口超過500萬人。

  隨著人工智能的高速發展,國內高校已經愈加重視AI人才的培養。2018年4月,教育部印發《高等學校人工智能創新行動計劃》,提出“完善人工智能領域人才培養體系”的目標,各大高校也開始設立人工智能相關專業,AI成為新增本科專業目錄里的主要專業之一,同濟大學、浙江大學、上海交大等35所高校已經獲得學科建設資格。

  與此同時,眾多企業已經押注AI賽道,對AI人才的需求量只增不減,國內AI人才尤其是頂尖人才依舊存在較大缺口。

  從中國AI人才數量來看,根據清華大學中國科技政策研究中心發布的《2018中國人工智能發展報告》,中國AI人才總量累計達18232人,位居全球第二,占美國的65%,但中國AI頂尖人才總量累計僅有977人,排名僅為第六,而美國的AI頂尖人才累計數量已經達到5158人,是中國人數的5.3倍,中國AI頂尖人才尤其稀缺。

  而從中國AI從業者從業時間來看,根據領英發布的《全球領域AI人才報告》數據顯示,中國十年以上資深AI從業者占比為38.7%,相較于美國的71.5%仍然有巨大差距。

  圖1:中美AI領域從業者從業年限分布

  

 

  數據來源:領英全球人才大數據,零壹智庫

  可見,在AI人才尤其是高端人才的數量上,中美差距依然很大。而對于國內企業尤其是創業公司來說,具有豐富經驗的資深AI高端人才尤為重要。因此,為獲得更多的AI頂尖人才,以BAT為代表的國內企業會更多地去海外尤其是美國硅谷、西雅圖挖角,同時,創業公司或者行業后入者也會在BAT等具備更多成熟AI人才的巨頭公司挖角。

  吸引AI人才的三大要素

  不過,AI人才搶奪背后也反映了國內企業對AI人才吸引力的提升。清華大學科學技術與社會研究中心就曾經對1000多名海歸科學家進行問卷調查,對于這些海歸科學家的回國原因,排在前三位的分別是中國機會、學以致用和成長空間。

  近年來,由于國內政策支持、資本熱度高、應用落地不斷加速,人工智能行業發展迅速、空間廣闊,AI人才回流現象也愈加明顯。

  2017年7月,國務院發布《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人工智能進入國家戰略規劃期,規劃提出,要把高端人才隊伍建設作為人工智能發展的重中之重,堅持培養和引進相結合,且在初步戰略目標中,人工智能核心產業規模到2020年要超過1500億元,帶動相關產業規模超過1萬億元。

  而從資本熱度來看,Element AI發布的《2019年度全球AI人才報告》顯示,中國人工智能領域的投融資占了全球的60%。政策利好、資本熱給了人工智能行業以及創業者、從業者更大的發展和成長空間,不少AI大牛們選擇了離開大公司自己創業,越來越多的海外AI人才也選擇回國發展。

  同時,許多國內企業尤其是BAT擁有海量數據與商業化應用落地試驗場景,能夠為AI人才提供技術應用與驗證的試驗田,不少AI頂尖人才在接受媒體采訪中都提及了數據、應用以及影響力是其加入某一公司的一大理由。

  阿里巴巴副總裁李飛飛在談及加入阿里的原因時曾表示,阿里的業務場景豐富,是一個天然的數據庫的圣地,能支持各種業務練兵,做最牛的技術,同時又能商業化產業化。螞蟻金服副總裁兼AI團隊負責人漆遠也提到,阿里有真正海量的數據,有比學校更強的計算資源,有更難更負責和更有意義的問題,而這就是他的興趣點。

  香港中文大學終身教授賈佳亞博士在加入騰訊優圖實驗室也提到,他期待能夠依托于騰訊社交網絡大平臺產生的海量數據進行研究,并相信新的機會將隨之而來,也希望能不斷拓展新的應用場景,讓人工智能在現實中對大眾產生意義。

  而對于在離開BAT自己創業或加入創業公司的AI大牛們來說,在資本熱之外,創業公司可以更加專注于某一細分領域,更加靠近該細分領域的產業落地。從阿里加入創業公司思必馳的初敏此前表示,做研究的人是有心結的,他們希望自己做的東西有影響力,而不是僅僅停留在紙上,加入思必馳也是一步步地向產業落地靠近。

(責編:)

相關新聞

何光遠建議將甲醇作為新興能源納入國家能源體系

11月7日,全球汽車發展趨勢論壇-甲醇燃料產業經濟及汽車領域應用大會在上海舉行。會上,原機械工業部部長,工信部甲醇汽車試點工作專家組組長何光遠以“發展甲醇經濟,實現能源安全和環境友好”為主題發表演講。

七位数怎么算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