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鐵行業:在變化中觸摸工業互聯網的價值

發布時間:2019-11-05 14:00    來源:中國工業報
 

關鍵詞:鋼鐵行業 工業互聯網

摘要:  作為中國也是世界排名居前的鋼鐵集團,鞍鋼位居2019年《財富》世界500強第385位,而2018年是428位。據媒體報道,近3年,鞍鋼每年都實現數百個創新成果,“第一生產力”活起來了。這,得益于鞍鋼大力實施的創新驅動戰略,而信息科技,是其中的重要一環。

  文 | 中國工業報 周寶冰

  “對于流程工業而言,工業互聯網最大的好處是進行一個系統的、全鏈條的價值塑造。”鞍鋼集團信息產業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王軍生用這句話來形容鞍鋼工業互聯網建設的感受。

  作為還在內部試點階段的鞍鋼工業互聯網,王軍生的認識已經超脫了理念層面,這與當前工業互聯網的整體發展進程相一致。2019年,業界普遍認為工業互聯網將從概念普及進入推廣應用階段。

  

 

  作為中國也是世界排名居前的鋼鐵集團,鞍鋼位居2019年《財富》世界500強第385位,而2018年是428位。據媒體報道,近3年,鞍鋼每年都實現數百個創新成果,“第一生產力”活起來了。這,得益于鞍鋼大力實施的創新驅動戰略,而信息科技,是其中的重要一環。

  10月29日,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發布行業數據,今年前三季度鋼鐵產量和需求均保持了一定增長,但是由于成本大幅上升,鋼鐵企業效益出現了下降。中鋼協有關人士指出,近幾年,鋼鐵行業推進供給側改革,行業目前正處于轉型升級關鍵期,威脅與機遇并存。

  一切都在變。彼得·德魯克曾說:動蕩時代最大的危險不是動蕩本身,而是仍然用過去的邏輯做事。數字經濟,產業數字化,工業互聯網……轉型升級關鍵期的鋼鐵行業,遇上互聯網,將會產生什么樣的變化?作為廣受關注的數字化轉型新路徑,鞍鋼又是如何邁出這一步的?

  工業互聯網創造協同價值鏈

  王軍生的感觸也就是工業互聯網對流程工業全鏈條的價值重塑,并不讓人意外。這正是工業互聯網給鋼鐵企業帶來的改變。

  以前,在鋼企的煉鐵、煉鋼、熱軋等環節,基本都是各做各的事情,強調每個工序自身價值的塑造,這是因為以前的信息手段比如控制系統,無法打通這些環節。在工業互聯網下,借助大數據、物聯網、5G、AI,可以實現縱向跨層級的信息集成、橫向的工序集成,也就是把不同的環節、系統串起來,為價值鏈的塑造創造基礎。

  再有就是5G。通過與中國移動、中興通訊合作,鞍鋼集團開發出5G在鋼鐵行業的幾個典型應用場景。第一是生產現場的360度監控,通過5G,可以監控生產過程的全貌。第二,以前需要很多人進行通廊的值守,現在通過5G以及運用AI進行大數據分析,可以實現通廊的無人化。第三,通過機器視覺質量檢測,把整個鋼板表面缺陷直接通過相機轉到云端進行不同生產線的集成大數據分析,這對于質量的溯源和監控具有重要意義。第四,電機等設備資產的全生命周期管理。

  還有供應鏈。2018年4月26日,鞍鋼集團工業品值采平臺上線運行,生產經營所需的緊急、零散、常耗、通用等物資,通過值采平臺“一站式”即可實現,顯著降低客戶的直接成本、隱形成本和管理成本,工作效率大幅提升。據鞍鋼招標有限公司董事長張明華介紹,自上線以來,鞍鋼值采平臺已實現交易量3100億元,商品數量多達360萬種,注冊客商近12萬家,下一步,值采平臺將夯實大宗商品交易平臺、招標采購交易平臺、信用認證服務平臺、工業產品交易平臺四大定位,并將開放給社會各行業,服務行業供應鏈。

  

 

  這只是鞍鋼工業互聯網建設的一些單點或局部應用,它已經讓企業真正觸摸到工業互聯網帶來的好處。作為特大型鋼鐵集團,鞍鋼多年來在數字化建設方面已經達到了相當的水準,在新的條件下,鞍鋼已開始在生產、經營、管理中逐漸進行互聯,實現社會化協同,最終希望通過智能化的發展,產生系統性的變革,提升效益。

  工業互聯網打通了人、設備和系統三個要素。它通過包括機理模型、數據模型在內的業務支持,以及數據工具、5G通訊、CPS(信息物理系統)等,實現三個要素的互聯,從而形成新的一個價值鏈。“工業互聯網或者是工業4.0的核心目標,就是創造協同價值鏈。”王軍生說。

  要把握住流程工業特性

  一般認為,離散行業和流程工業完全不同。作為流程工業,一是生產流程是連續的;二是對設備要求可靠性高,不能容忍任何一個環節的設備出現問題;三是工序比較復雜,既有過程數據,又有狀態數據,既有位置數據,又有時間數據,既有固像數據,也有液像數據。四是安全風險控制的要求比較高。第五是管理面比較廣。

  這種行業特性,使工業互聯網也具有極強的行業屬性。比如在鋼鐵、石化等行業,工業自動化比較成熟,包括PLC和DCS應用,以及ERP、OA等管理信息化已經完成,行業在完善數字化的基礎上正在向智能化轉型應用進行探索。

  還有設備的入網問題。在流程行業,設備是非常巨大的資產。鋼鐵行業有全世界最先進的生產設備,有很多輔助生產線,但生產設備不具有感知功能。如何給眾多高價值設備增加感知功能,增加通訊能力,把設備連接起來,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

  王軍生表示:“離散行業強調大規模定制,流程行業強調生產工序的協同優化和價值鏈的塑造。這個過程的核心,是數據。從數據到信息,從信息到知識,通過這個循環形成工業互聯網價值鏈的塑造,其核心是挖掘出鋼鐵工業全工序流程海量的時序數據的價值。”

  在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陳肇雄指出,工業互聯網通過實現工業經濟全要素、全產業鏈、全價值鏈的全面連接,支撐服務制造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轉型,不斷催生新模式、新業態、新產業,重塑工業生產制造和服務體系,實現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

  這是對工業互聯網價值的最完整的表達。當然,落實到行業、企業,工業互聯網建設不是一蹴而就的。王軍生認為,這可以分成四步,第一步是規劃;第二步是進行基礎設施的建設;第三步是做試點;第四步是推廣。也就是規劃在前,分步實施。

  目前,鞍鋼正處在第二階段向第三階段的過程中,基礎性的云平臺、數據中心已經就緒,正在一些場景進行試點,比如5G。當這些單點的應用完成驗證之后,將在企業內部進行大范圍推廣。

  行業將進入全面普及階段

  不僅僅是鞍鋼,整個行業,工業互聯網全面建設已初露端倪。今年4月,中國寶武鋼鐵宣布與中國聯通合作,共同探索工業互聯網5G應用。中國寶武董事長陳德榮表示,將在中國寶武寶山基地打造工業互聯網5G應用試點示范,首批先行先試應用場景有產線遠程集中操控、框架車無人駕駛、設備在線監測、遠程技術服務等。

  今年8月,中冶賽迪發布了首個鋼鐵行業工業互聯網云平臺CISDigital,該平臺融合云計算、移動互聯、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可以為流程工業提供包括智能生產管控、企業運營及外部生態協同等服務。

  鋼鐵工業是大型復雜流程工業,處于制造業鏈條的中間環節,數據量大、場景豐富。近年來,行業已經在能源管理、設備狀態監測與優化、遠程維護、供應鏈協同等層面,率先開展工業互聯網單點或局部應用,成效顯著。雖然整體上但處于摸索期,但不可否認,未來的收獲將超預期。

  中國工程院原副院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干勇曾指出,低碳綠色發展和智能制造將成為我國邁向鋼鐵制造強國的主攻方向。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院長李新創則認為,目前,鋼鐵智能制造正處于起步階段,鋼鐵企業必須把智能制造融入鋼鐵企業全流程和智能決策過程中,做到精準、高效、優質、低耗、安全、環保,全面提升發展質量。

  一言以蔽之,工業互聯網的本質是工業能力與IT能力的集成、融合和創新。而IT資源的廣泛互聯,促進了IT能力軟件化、模塊化、平臺化,從而為制造資源和制造能力變革創造了條件。可以預見,鋼鐵行業的工業互聯網建設將進入全面普及階段。

  未來,工業互聯網將向更廣范圍、更深程度、更高水平發展。王軍軍生提出,要想大規模部署推廣工業互聯網,一定要以標準體系和安全體系這兩個體系作為支撐。對于企業,他尤其建議要打造生態,通過生態形成三個能力,一是組織變革能力,第二是平臺賦能能力,三是價值共創能力。

(責編:)

相關新聞

越南籍工程師何暉光:‘中國制造’值得我們信賴”

 在12月4日永新一期舉行的開放日活動中,越南電力集團副總經理吳山海為項目頒發了“發電優秀獎”。他表示,永新一期不僅履行了合同中承諾的運營目標,還成為越南電網系統過去一年發電量最大的電廠之一,對保障越南南部各省生產生活用電發揮了重要作用。

七位数怎么算中奖号码